三笠

233333太可爱了

PandaMiki:

那么大尬广系列。

好久没发病了...嗯..._(:з」∠)_

芦笙:

官方,他一定是,故。意。的。【微笑】


禁二次上传

谈恋爱 01

莫莫扎他:

  >>《微微一笑很倾城》KOx莫扎他


  >>中篇、连载中、原剧情展开




  文案:


  


  郝眉想谈恋爱,一直想。


  在游戏里看见别人结成侠侣,他也想,然后就找到了手可摘星辰。


  虽然他后来跑了。


  大学快毕业了看到宿舍里终于有人脱单了,他也想,尤其在每天看着别人秀恩爱时,他觉得自己也好想谈恋爱啊,可是当初游戏里的那个人,已经不在了,再也没有上线过。


  郝眉觉得好遗憾啊,觉得自己没有好好珍惜。


  不过他遇到了KO,KO是个厨师,在他们学校食堂打菜的,后来还在大排档做兼职,郝眉每天都去找他,一起吃饭。


  KO还是个黑客,来到他们公司上班,郝眉每天等他一起下班,去吃饭。


  KO住进了他家里,洗衣服做饭样样都行,郝眉每晚主动给他擦背,为了第二天早上,能吃到饭。


  如此工作以外全部时间都被KO占据后,郝眉想:他什么时候才能去谈恋爱啊?


  而KO,此刻正勤快地洗着他的内裤,想着谈恋爱多少天才能把人拐上床。


  


  01


  


  郝眉一直在想一个问题:为什么他还没有谈恋爱?


  想他今年二十有三,正过了法定结婚年龄,找到对象就可以直奔结婚。而且自认为相貌不差,虽然是张娃娃脸,但他身高过了一米八,肩宽腿长,怎么都算得上是优质男一枚。再加上省状元的智商,做起小软件那是手到擒来,要装什么就能给你装什么,修个电脑什么的,更是不在话下。这么优秀的自己,为什么找不到女朋友呢?


  他在宿舍里感慨,另外三人听了,都摇着头笑。


  于半珊最喜欢打击他,凑过来道:“长得好?你有老三长得好吗?”


  被提名的肖奈靠在椅背上,一脸平静地接受了赞美。


  郝眉捏了捏头顶垂下来的刘海,撇嘴不语。


  于半珊接着道:“省状元的智商……不是我说,眉哥,要不是你真是那一届的省状元,我真看不出来你哪儿智商高了。”


  丘永侯在一旁看好戏,郝眉站起来,瞪着于半珊不服气道:“我智商不比你高?学东西不比你快?那些软件,你会做吗?你会吗?”


  “不会。”于半珊摇摇头,但丝毫不以为耻,而是摊手道,“但老三会啊,而老三都没有女朋友,所以,你是哪里来的自信,要比我们先脱单?”


  “老三……老三那是眼光高。”郝眉讪讪地坐下来,拿起痒痒挠敲自己肩膀,“我眼光又不高,就那么点要求……”


  “你那要求还低啊?”丘永侯听不下去了,掰着手指开始算,“首先,要会做饭,能每天换不同的花样做给你吃。”


  “最好是那样。”郝眉觉得这个要求是有回旋余地的,“实在不行,出去吃也可以的。”


  “然后,要体贴懂事,不无理取闹。”丘永侯又说了第二点。


  “你们找女朋友不都要这样的嘛。”郝眉挠两下胸口,又举起痒痒挠道,“难道找个每天查你手机,看你跟谁发短信,翻看你QQ的聊天记录,质问你跟谁谁是什么关系的女人?烦都要烦死了,我只希望能找个话少的,事也少,没事别瞎吵架。”


  “行。”丘永侯应道,又说起第三点,“要勤快,每天给你洗衣服、袜子,最好还能收拾桌子,打扫卫生。”


  他说完和于半珊对视一眼,两个人都开始笑。


  “这怎么了?”郝眉瞪着他们,“你们的袜子,还是我洗的呢!”


  “真乖。”于半珊道,“我昨晚还有袜子,待会儿拿去洗了吧。”


  “滚滚滚。”郝眉气结。


  “哎不闹了,美人,我记得你当时说的,还有什么要求?”丘永侯问。


  “还要不反对我玩游戏啊,最好能陪我一起玩。”郝眉在笔记本键盘上随意敲了敲,“反正我不要电白,那种下一堆视频在系统盘里还问电脑为什么越来越慢的不要来找我。”


  “看吧,这就是你找不到女朋友的原因。”于半珊拍拍他的肩膀,安慰道,“没关系,我的要求也高,虽然只有一条,但一般人都达不到。”


  于半珊想嫁个富婆,找对象的要求当然是有钱,这一点郝眉自然知道,也知道他多半是开玩笑。不过他自己,他真心觉得那些要求不高,不然为什么当初手可摘星辰都可以达到呢?


  想起手可摘星辰,他在心里重重地叹了口气。


  手可摘星辰是郝眉以前,玩一个叫《幻想星球》的游戏时的侠侣,而且不是因为做任务才成亲的那种侠侣,是真心喜欢,追求了一个月才追到手的侠侣。两个人还在游戏里正式拜了堂成亲,在当时的服务器里,还传为了一段佳话。


  他们当时在一起,就讨论过对另一半要求的问题,郝眉当时说的所有要求,手可摘星辰都可以满足。


  手可摘星辰说,他会做饭,手艺很不错,给郝眉发了他做了满桌子菜的照片,一盘盘看起来都格外好吃,馋得郝眉差点在屏幕前流起了口水。


  手可摘星辰说,他不会问他每天跟谁聊天,不会要他的电脑密码、游戏账号密码、QQ密码。而且他的话很少,这一点郝眉跟他相处了一段时间,已经感觉到了,对此也相当满意。


  手可摘星辰还说,他会整理屋子,每天的衣服都及时洗,袜子也从不乱丢,地板都拖得干干净净的。


  手可摘星辰还陪他玩游戏,他是个高手,技术强大,操作很给力,PK时反应超快。而且有一次他说自己电脑出了点故障,下线半小时,上来说已经修好了。说明他不仅手速快,还很懂电脑。


  这样的人,简直样样都满足郝眉的要求。郝眉当时就想跟他奔现了,甚至连见面后两人要怎么打算,是开始异地恋,还是把人哄过来帝都一起租房住都想好了。


  可惜在约着见面的头一天,郝眉随口问了个问题,把这段感情硬生生地掐灭在摇篮里。


  他问:“你是男的还是女的?”


  他当时真的只是随便问问,完全没想过真的有另一种可能。可是手可摘星辰说:“男。”


  只一个字,就击碎了郝眉所有的幻想,让他的期待全都落空。那一刻,他甚至觉得对方欺骗了他的感情。但想想,他自己才是玩的人妖号,实在没有立场去指责对方。


  心烦意乱的郝眉当时就不想再玩这个游戏了,匆匆敲下一句“我也是男的”,打算让彼此都不欢而散,然后关掉电脑,直接结束了游戏。


  他看到对方好像回复了他一句话,但电脑已经开始关机,就没有看到。不过他也不想去看,反正无论是愤怒的破口大骂还是心平气和的指责,他都不愿意看到。


  这件事就成了郝眉心中的一段黑历史,因为太过丢人,所以一直到现在,也从没在宿舍里说起过。


  此刻听着丘永侯说他要求太高,他又忍不住怨天了:明明有个可以满足他全部要求的人,可为什么是个男人呢?


  想找人谈恋爱的郝眉,今天也很忧郁。


  


  第二天事情就有了变化,他们一个全都是光棍的宿舍里,居然有人脱单了!


  脱单的人是肖奈,于半珊已经对他喊起了“肖奈哥哥”,显然对这件事有着浓厚的兴趣,追着人道:“你的侠侣,求认识。”


  郝眉也有点好奇,趴在床上附和:“就是啊老三,我特别想知道,到底是何方妖孽,居然让你动了凡心。”


  肖奈十分大气,当下就把他们带到了游戏里,介绍自己的侠侣给大家认识。


  肖奈的侠侣叫芦苇微微,是一个在游戏里比较有名的玩家,大家都凑上去打趣了一会儿。郝眉也插了几句,但大部分时间在围观。他心里其实有点意外,没想到肖奈这样的人也会网恋,还说出“已经有了侠侣,就不能帮别的女生修电脑”这样的话来,可见是真的当回事了。


  郝眉觉得对游戏里的侠侣认真倒也没错,只是又忍不住想起手可摘星辰来。


  于是这个晚上他有些失眠,突然惦记起了当初没有看到的最后一句话。


  他回复了什么呢?真的是骂他吗?还是说,也有可能是接受了,两个人还能当好兄弟?


  毕竟手可摘星辰,对他是那么好。


  他想了很久,最后实在忍不住,爬下床又开始下起了游戏。


  被下载拖了网速影响看电影的丘永侯提问了:“你们谁在下什么东西?我这手机卡着一直动不了。”


  “我没下啊?”正在校园BBS里灌水的于半珊回答,抬头看一眼,“老三,你在下载吗?”


  “没有。”肖奈看一眼床下,只有一个人坐在电脑前,“应该是郝眉。”


  于半珊放下手机,从床上爬起来,走过去道:“你这大半夜的下什么呢?小电影啊?找哥要啊,哥电脑里一堆,直接拷给你。”


  “去去去。”郝眉正因为游戏太大下载过慢而烦着,立马嘲道,“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,整天满脑子都是黄色思想,一到晚上就躲被子里看小黄片啊?”


  “呵呵。”于半珊也不生气,只是上下打量他一眼,道,“也是,你当然不需要,你还没长大,就没有正常男人该有的,生理需求。”


  “你!”郝眉气急,又想不出什么话来反驳他,几秒后泄气道,“别烦我,我下载游戏呢。”


  “下什么游戏啊?你不已经有游戏了?”于半珊好奇地看一眼,“幻想星球?也是网游,你不玩梦游江湖了?”


  “我就随便下下,上去看一眼。”郝眉站起来推他,“回你床上去,该干嘛干嘛。”


  “有情况。”于半珊断定,但也没再说什么,回自己床上继续玩起了手机。


  桌前又剩下郝眉一个人,他盯着电脑屏幕,也没兴致做别的,就一直托着腮,呆呆地看着。


  两个小时后。


  “我要睡了,你睡前记得关灯。”肖奈低声说了一句,斜下铺丘永侯的床上已经传来了鼾声。


  于半珊也睡着了。郝眉随口应一声,打了个哈欠继续趴在电脑前。


  下载完了还要安装,又折腾了一小时,郝眉终于登上游戏了。


  游戏里的天医还在下线前的位置,身边却没有那个花箭了。


  郝眉呆呆地看了一会儿,点开了密聊信息。


  


  [手可摘星辰]:我知道,我不介意。



【K莫】逛超市

好可爱~

苦果:

一篇800字小学生作文,食用愉快

================

情人节,一年一度的重要节日。肖奈为了陪夫人约会决定给大家放大假,两个人婚期将近,虐狗行为更加丧心病狂。但公司里的各位已经加班加到生无可恋,已经无力去纠结被放假也是一种被虐。整个办公室一片欢呼,所有人都沉浸在喜悦的海洋之中。莫扎他和KO同时拿起包和外套,肩并肩默契地往电梯走。

前不久刚过完年,家里冰箱囤下的东西已经吃了个精光,两个人一商量,开车去了离家最近的超市。

KO推来一辆购物车,转头问莫扎他:“想吃什么?”

“蒸羊羔、蒸熊掌、蒸鹿尾儿、烧花鸭、烧雏鸡、烧子鹅……”

莫扎他缩在羽绒服里,拖着鼻音含糊报了一串菜名,然后呵呵一乐,伸手揽住KO的肩膀,整个人就往他身上挂。

“开玩笑的,你做的我都喜欢吃,有肉就行。”

“糖醋里脊。”

“好的呀。”

莫扎他眼睛都亮了,笑着咧出一排白牙。他四下看了看,确定周围没人注意到他们,仗着衣服有毛毛领,半垫着脚在KO脸上亲了一下。

他退回来时满脸得意,像只偷了腥的猫,弯着嘴角又加上一句:“我真是爱死你了!”

KO点点头。

“应该的。”

莫扎他被KO这股莫名其妙的自信打败,瞪了他一眼,松手重新站好,跟在他后面去挑里脊肉。选好今晚的肉菜之后KO又往车里放进一打土鸡蛋。在莫扎他的坚持下两个人现在必须统一吃一样的小个头鸡蛋,按莫扎他的话说,照顾KO的胆固醇含量就是给自己的退休生活减负。

IT工作强度太大,为了身体健康蔬菜水果也不能缺,西芹、茄子、苹果,再加一把菠菜,回去以后凉拌菜和打汤。莫扎他表示有KO在世界上再也没有挑食这个概念。家里调料也用得差不多了,两人往车里放酱油和料酒,还有川味必不可少的花椒粒。路过冷柜莫扎他扑上去拿了两条养乐多比在脑袋旁边,兴奋的像个小孩子。

在致一的工作虽然快乐,但依然很辛苦,莫扎他原本还有点婴儿肥的脸瘦了不少,有点软的肚子也比过去欠了些手感。他半张脸埋在衣领边上的软毛里,露出一双黑黝黝亮晶晶的圆眼,因为连续加班难得没有好好打理的头发蓬松柔软,头顶几根不听话的发丝因为静电傻乎乎地立着,长了许多的刘海几乎要盖到眼睫上,样子仿佛和当初在庆大念书的时候重叠在了一起。

KO看着他有些挪不动脚,想要把他抱进购物车推着走。

KO失败了。